635小说

首页 星际种田:病弱男主靠钱艰难求生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星际种田:病弱男主靠钱艰难求生 > 第 793 章 河马兽亡

第 793 章 河马兽亡

        熊大的祈祷年疏桐是肯定听不到了,因为她正在一堆胃液中挣扎。

        因为河马兽的翻滚,她终于被震到了胃液之中,像一个小池塘一般,只不过这个池塘有些臭。

        傅云河看见年疏桐被震动到掉进了胃液中,他立即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在胃液中游着到了年疏桐的旁边,单手拽住她,送了上去,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年疏桐的一根手指向下,傅云河眼神询问了一下,看着年疏桐点头,他也明白的点点头。

        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扎在了胃液之中,不断的下潜,下潜,在下潜。

        他们要从胃部出去,到别的部位。因为按照小白鼠的指路,在其他的内脏中,还有晶石。

        而且,不仅要晶石,也是为了从河马兽的身体中出去,年疏桐要找到一处薄弱的地方,从那里破体而出。

        胃液中,年疏桐在傅云河的后背上,傅云河用力的按照年疏桐指着的方向游动,这个过程,不用想象,就知道两个人现在有多狼狈,多么的味道了。

        小白鼠,小黑兔,还有跟着傅云河过来的羊羊,已经全部被年疏桐收了起来。

        年疏桐在傅云河的肩膀山拍了一下,傅云河明白的停了下来,年疏桐一记灵力挥出,一块红色晶石夹杂着一点胃液被年疏桐收在了空间戒指中。

        在胃液中,年疏桐又收了三块晶石,其中有一块超级大,在收割晶石的时候,胃壁被年疏桐捅了一个洞,连个人顺着洞口,被胃液冲了出去。

        年疏桐立即灵力拽住了傅云河,带着他向上飞了去。

        接下来,肝胆肾脾,全部被两个人光顾了一个遍。

        此时外面的河马兽,已经疯了。

        根本不需要颈白几只兽的攻击了,河马兽已经疯狂的在湖边奔腾,被它踩死的虫兽不计其数,甚至有好多S级别甚至是以上的虫兽。

        最后的河马兽朝着那片晚霞奔了过去,一路上只要是去那片晚霞的虫兽,全部被失去理智的河马兽踩了一个稀巴烂。

        熊大带着自己的军团,跟上了前面的河马兽,第一次他们在一只虫兽的开路下,捡漏的杀虫兽,而且实在是有点过于轻松了。

        每一次这样的异象,虫兽都会聚集到超多,像是他们的集会一样,每一次的军团都是全军出击,但每次只剩下三分之一回来,有的时候,整个军团甚至无一幸免,全部战死。

        但是这一次,竟然还没有伤亡。

        不仅没有伤亡,他们只是在后面捡虫兽的尸体,都要拿不下了。

        因为空间纽扣失效,所有军团的人,在自己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挂了一点东西。

        那片红的诡异的晚霞,本是越来越红的,但是随着河马兽杀死的虫兽越多,那片晚霞的颜色竟然开始变淡了。

        由原本的红色到现在的橙色,还在逐渐的变淡。

        当晚霞逐渐消失的时候,一声若若无的叹息,无人听见,随着晚霞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年疏桐已经收割了一堆的“结石”,也就是晶石。

        她开始联系颈白。

        “颈白,跟着刀刀,一会我们一起攻击,攻击在一个点。”

        “你们在外,我在内。”

        外面一直追着河马兽的颈白,立即答应了。

        它跟着刀刀,后面跟着小银蛇和斑纹虎,还有后面刚刚赶回来的其他几只生肖兽,全部聚在了一起。

        在红冠和飞马的帮助下,多有的兽类全部升空。

        一直跟在后面的熊大,立即叫停了自己的军团,原地大喊一声:“后退!”

        军团所有的人,毫不迟疑的后退,没有一丝留恋或者贪财,无数的战斗经验告诉他们,服从命令很重要。

        熊大的副官带队后退,熊大在最后,他转身一看,看见了令自己终身难忘的画面。

        九道光芒在河马兽的上空,目标一致的朝着河马兽的一处攻击而去,而于此同时,河马兽的身体内部,也有一道光芒闪过。

        “他们在里面,真的在里面。”

        熊大有了猜测,但是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得到了肯定。

        他一时间真的感叹,自己是真的老了,有谁真的敢把自己置身于一个怎么打都打不透的河马兽里面。

        以前没人敢,现在有年疏桐。

        不错,一定是年疏桐。

        傅云河只能是跟着进去的,只不过进去的心甘情愿罢了。

        一击过后,河马兽翻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他撞碎了旁边的岩石山峰

        “再来!”

        一声怒吼,从河马兽的身体内传了出来,熊大都跟着激动了。

        “加油!”

        “加油!”

        “加油!”

        后面的军团,此时也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一起跟着熊大喊了出来。

        年疏桐在里面,攻击的是河马兽的心脏处。

        她一击,已经击穿了河马兽的心脏,现在只剩下这层外皮了,这层她都打不透的外皮。

        “轰————”

        内外兼攻,河马兽的心脏处皮肤被鼓起一个包,肉眼可见的看到,那个鼓包在变薄。

        “来!”

        年疏桐利用自己和颈白,刀刀等之间的契约联系,心思合一的再次攻击,内里与外界的攻击,第三次达到了同一个地方。

        此时的河马兽,已经不动了。

        它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年疏桐和傅云河还没有出来。

        站在外面的熊大,拳头都握紧了,牙齿咬在了一起,默默的念着:加油。

        一定要出来!

        这样惊才艳艳的两个人,若是真的有什么损伤,那会是全星际,全人类的损失。

        身为一个经常在军团战斗的第一军官,熊大看的更远,虫族和人类的大战不会太久了,那么这样的高手,才是决定战局的关键因素。

        所以他们不可以有事。

        “再来!”

        又是一声吼,外面的八支兽加上刀刀,全力以赴的攻击着,他们的默契不用多说。

        因为他们是十二生肖。

        里面,年疏桐带着羊羊,小白鼠,小黑兔子,再一次汇聚全身的力量攻击在同一处。

        傅云河只能在一旁看着,因为他的攻击,不能确保和年疏桐在一个地方,要是发生了偏差,反而不好,会影响大家的攻击。

        就这样,他看着年疏桐一下一下,在一下的攻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