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001:我是你小姑奶奶

001:我是你小姑奶奶

        大晋王朝,弘元十七年,初冬。

        帝京初落雪,意蕴留白,大雪纷飞,如飘絮漫漫,覆了大晋帝京一层雪白皑皑。

        午时,大雪初停,天际似有曦光破云,拨开灰暗的天色。

        去御花园的小路上,一群宫人拥簇着一个身着锦绣华服的小男孩,小心翼翼般,生怕被脚下的雪给滑到了磕着碰着。

        小男孩生的白净,身材有些圆润,他是当朝十一皇子,名景泽,年仅六岁,乃是后宫蒋氏丽妃所生。

        大晋地势南方,常年冬日难见一次下雪,景泽从出生起便没见过下雪,甚是新奇,趁着雪停,他和一群宫人来御花园,就是来玩雪的。

        今日这大雪,白色茫茫,诗情画意,着实让人一阵玩雪的兴致。

        “殿下,你看那边,”身边一位宫人似是发现什么,抬手指给景泽看:“那边好像有人已经玩起来了。”

        御花园一隅,一个红色的身影,立于茫茫雪色之间,艳的惹人眼,小小的一团,似是年龄不大,正蹲在玩雪,应是玩的尽兴,没注意这边来人。

        景泽一眼扫去,当即阴下小脸,这御花园可是他要来玩的,怎能容忍他人抢先,稚嫩的嗓音开口:“哪来的小野种!敢霸占本殿下的地盘!”

        小小年纪,便是出口污秽,娇纵跋扈。

        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景泽目前是皇室最小的皇子,排行十一,自小受尽宠爱,被娇惯的横行霸道,生性顽劣,看见有人抢他的地盘,便口不择言的出口相骂。

        闻见声音,那蹲在地上的一团红色的小小身子,起身,抬头刹那间,便是天地失色。

        小姑娘年纪虽小,骨相却生的极美,身披艳红狐裘织锦披风,脚穿着镶嵌珊瑚珠的绣花小长靴,一头青丝便那样懒懒散散的披散着,不束也不绾。

        里面一袭红裙,艳的张扬,眉心一点朱砂,似鲜血滴染,红的妖冶。

        她有双甚是漂亮的杏眼,漆黑的瞳孔如点墨,眼尾微微上牵,猫儿似的狡黠灵慧,狐儿般的轻灵妖媚。

        这小姑娘,不似凡间人,倒似那......林间妖!

        小嘴殷红,如点绛红,映着小脸瓷白如玉,她抬眸凝着景泽,面上不见分毫胆怯,嗓音娇娇脆脆:“你又是哪来的小兔崽子,敢和你小姑奶奶抢地盘。”

        口齿清晰伶俐,好生嚣张狂妄!

        一开口便知,这小姑娘不是个善茬。

        “你、你大胆!”景泽涨红了脸,从小手心里捧着,哪里被人如此辱骂过,“本殿下是皇宫的十一皇子,你是哪来的小野种?!”

        小野种?这个称呼真是让她不喜!

        她笑,那双杏眸生的乖巧,盼顾流转间,偏生不经意泄出几许邪佞和野性,嗓音软糯:“我刚不是说了,我是你小姑奶奶。”

        众宫人呆如狗,大概平生初次见这般猖狂至极的小女娃。

        再看景泽,小脸被气成猪肝色,“你、你,”咬牙切齿说出两个字,再难憋出一句整话。

        一身边侍从出面,对景泽点头哈腰道:“殿下莫气,这小丫头定是哪个宫殿里的小婢女,犯不着跟她置气,要打要杀,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这小姑娘面生的紧,宫中素未谋过面,皇室公主里面最小年纪的九公主已经年过十四,这样算来,她绝非皇家娇女,应是哪位主子手下的小婢女贪玩跑出来了。

        侍从的话,让景泽怒火之气消了一半,嚣张气焰又上来了:“哼!一个小贱婢竟敢在本殿下面前造次,”招呼几个宫人,小胖手指着不远处的一面冰湖,脸色恶狠狠:“给本殿下把她扔到那湖水里面,淹死她!”

        几个宫人上前,轻而易举的拎起小姑娘的后衣领,拎鸡崽似的,往湖水方向拖去。

        挣脱不开宫人的手,小姑娘怒了,扯着小奶腔,骂骂咧咧,奶凶奶凶:“小兔崽子你敢仗势欺人,有种放开我,看小姑奶奶不咬死你,”小手胡乱抓了一把雪,砸了景泽一劈头盖脸。

        景泽炸毛了,暴跳如雷:“赶快把这小贱婢扔湖里淹死,本殿下不想再看见她!”

        “是,”宫人们手脚麻利的拖走了小姑娘。

        几米开外的树上,一个如雪球一样的东西,和树上的积雪融为一体,让人难以发现,它听见这边动静,立马从树上滚落下来,一溜烟儿消失不见。

        片刻,一位眉目清隽的男子面露急色,疾步朝御花园走来,这位是,揽月宫国师大人身边的侍卫,清羽。

        当看见几个宫人正往湖里扔小姑娘时,他瞳孔骤凝,面色乍白:“住手!”

        脚尖点地,直接轻功过去,及时接住险些落湖的小姑娘,清羽冷汗涔涔,声音竟有些轻颤:“郡、郡主,可有受伤?”

        郡、郡主!一旁的宫人们傻了!

        他们绞尽脑汁一番,细想大晋的郡主只有两个,清和王府的玉宁郡主刚过及笄之年,显然不是眼前这位小姑娘。

        那么,只剩下另一个,大晋国师的徒弟,被圣上钦封的宜光郡主。

        据说,那位宜光郡主,再看一眼面前的小姑娘......

        宫人们腿一软,心里直呼:吾命休矣!

        大晋皇宫传言:国师大人云染月,年方二十四,无妻无妾,生的谪仙模样,一袭雪衣赛过三重白雪,清心寡淡,不近人情,却独独,对他身边一个徒弟宠护的紧。

        ......

        酉时,天色暗淡昏沉,夜,来临。

        丽微宫,灯火明亮,正殿内,景泽手里拿着一根小鞭子,正在地上骑着一名小太监当骑马玩儿。

        小鞭子不停挥动,抽打在小太监背上,景泽嘴里不满的嚷嚷着:“你这畜生怎么跑这般慢,本皇子命令你快点跑。”

        依旧是那嚣张跋扈的语气。

        小太监不但不敢怒,还不敢言,只敢心里暗骂:这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差事!心里骂着,面上却是笑脸迎合,“殿下您可是坐稳了,奴才这就跑快点。”

        小太监苦哈哈跪在地上快速的爬着,心里一边暗骂,这小崽子这般喜欢骑马,祝他早日投胎下辈子投成一匹马。

        ------题外话------

        新书,请妞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