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011:接夭夭回荣国公府

011:接夭夭回荣国公府

        奈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白倾尘对景初晚素来无感。

        前几日皇宫梅花初开,景初晚趁着这个机会办了一场花宴,她的醉翁之意不在花宴上,是想借着花宴接近白倾尘。

        谁知请帖到了左相府,一听是景初晚邀请的,那请帖看都没看一眼,白倾尘直接扔到火炉里面。

        花宴结束,白倾尘也没出现,景初晚气急败坏,从小众星捧月的她,何时受过这般无视和冷落。

        今日听身边眼线说白倾尘在揽月宫,景初晚就在这条出宫的路上堵他,想质问他个究竟。

        白倾尘敷衍了事的回答,景初晚自是听的出来,恼羞成怒:“你是不是不想看见本公主,故意不来的?”

        白倾尘“啧”了一声,语气惊讶般:“既然九公主有自知之明,何须再找本相多此一问?”

        不是在自取其辱吗?

        景初晚红了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伸手怒指:“白倾尘!本公主一个天之骄女,哪里配不上你区区一个左相,能看上你是给你脸面,你别不知好歹!”

        面红耳赤的大喊大叫,皇室贵族的礼数教养荡然无存。

        白倾尘眼尾一挑,几分邪肆之意,折扇在指间旋转,“啪”一声打落景初晚指着他的手,好生不懂怜香惜玉。

        景初晚的手背瞬间多了一道红痕。

        她捂着手呼痛,美眸震惊的难以置信白倾尘竟敢这样对她,怒气升腾,欲发作,被白倾尘一句话堵住。

        “本相就是不知好歹,九公主还是去找那些识好歹的男人吧。”凤眼微敛,语气难掩轻狂。

        大晋泱泱大国,不畏皇权,目无尊法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大晋国师,一个是大晋左相。

        扔下这句话,白倾尘错身绕过景初晚,直接抬步离去,留景初晚在身后气急败坏却又心有不甘,狠狠拧着手里的锦帕。

        “白倾尘,你等着,迟早逃不出本公主的手掌心。”

        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这左相夫人的位置,她要定了!

        这厢,白倾尘走到皇城门口,还未出城,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儒雅长衫,身姿挺拔,倒也是一副人模狗样。

        走近,中年男子作揖寒暄:“左相大人。”

        白倾尘眯眼,笑,“荣国公这是要去哪儿?”

        这人,便是荣国公顾致安,也是南灼华的生父,年轻是一名书生,如今年过四十,依旧一身风雅之气,眉目间和顾芷柔几分相像。

        他如实相告:“老夫正要去揽月宫接小女回府。”

        白倾尘凤眼撩起几分玩味的笑意:“荣国公还真是积极。”

        动作倒是挺快,朝会的时候说要接小灼华回府,这刚过了午饭就迫不及待来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父女情深呢。

        顾致安道:“既然跟国师大人说好要接小女回府,老夫自是不敢怠慢。”

        到底是只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

        白倾尘眸中笑意深了两分,意味深长般,伸手拍了两下顾致安的左肩,“荣国公好福气,生了九小姐这么个好女儿。”

        话完,没理会顾致安是何表情,白倾尘自顾自地的出了城门。

        顾致安愣了一瞬,他再精明,白倾尘的话让他还是云里雾里。

        旋即他继续往前走,恍然抬头,已经到了揽月宫,看着眼前瑰丽奢华的宫殿。

        蓦然间,方才白倾尘的那句话,让他感觉心底千斤重。

        他竟一时恍惚,接南灼华回府,是对还是错......

        当年南韶音怀南灼华的时候,身子骨虚弱,临产之际,为了平安顺利生下南灼华,南韶音便到灵隐寺佛门净地养胎祈福。

        路途中突遇劫匪,为了保护南韶音,她身边几个随从和两个贴身丫鬟皆死于劫匪刀下,南韶音也因此动了胎气,在她走投无路绝望之际,恰逢云染月路过此处,解决掉劫匪救了南韶音一命。

        南韶音因此前身子亏空,再加上方才动了胎气,身子已是命悬一线,拼着最后一口气生下南灼华,因为生产日子不足,南灼华算是早产,生下便已探不到脉息。

        云染月却告诉南韶音,他有办法救这个刚出生就要夭折的女儿,但他有个条件,他要收这孩子为徒弟,这孩子必须先在他身边养着,若日后等长大了,荣国公府的人若是来接她,便可让她跟荣国公府的人回去。

        他的条件,南韶音毫不犹豫答应,只要能救她的女儿,她什么都愿意。

        云染月将南灼华抱回揽月宫,派清羽到荣国公府给顾致安讲明情况,顾致安似乎对这个刚出生的小女儿没有多大待见,所以也没有什么意见。

        此后南灼华便养在云染月身边,大晋皇宫都知道国师身边有个小徒弟,是荣国公府的九小姐,后来被圣上封为宜光郡主。

        南灼华极少在众人面前露面,所以帝京百姓及皇宫里的人有极少认识她的。

        时间长了,顾致安都忘记了皇宫里的这位九女,昨晚沈惜茹突然向他提及要接南灼华回府,并说明是太后之意,而顾芷柔也向太后承诺了此事。

        顾致安朝堂上爬滚几十年,早已修炼成了一只老狐狸,自是明白顾芷柔和太后之间的合作。

        这事权衡利弊,若是能帮到顾芷柔在后宫铺路,配合太后接南灼华回府也未尝是件坏事。

        何况,他对这位从小没在荣国公府长大的女儿本身就没多少父女之情,接回府上,日后是死是活于他来说不重要。

        思忖间,清羽出现在宫殿门口,对他道:“国公大人,我家主子已经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顾致安回神,道了句有劳,跟着清羽进了殿。

        殿里并没有云染月的身影,顾致安坐着喝了半盏茶的时间,云染月才出现,旁边,牵着南灼华。

        顾致安连忙起身行礼:“下官见过国师大人。”

        云染月牵着南灼华的小手,带她走到顾致安面前,同她细语:“夭夭,这位是荣国公,也是你父亲。”

        顾致安抬头,瞬间怔在原地,这是他四年多来第一次见这个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