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018:三位不速之客

018:三位不速之客

        这时,院外来了三个不请之客。

        “哟,听闻今个儿九小姐回府,我们前来拜访,九小姐也不知道出来迎接一下我们。”

        率先开口说话的是那位中间女子,嗓音娇媚,衣着艳丽,模样妩媚无骨入艳三分,举手抬足间都是勾人的意味。

        这是府上的柳姨娘,闺名思烟,风尘女子出身,如今三十多岁年纪,保养的如十八岁少女。

        右手边的另外一位女子穿着也是精致,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两位年纪相仿,年轻时也是美人皮相,她是府上的江姨娘江秀琴,出身尚书府庶女。

        两人都是在南韶音还在世时被抬到府上做姨娘的,时间在沈惜茹后面。

        这些年柳思烟生了一儿一女,江秀琴生了一个女儿。

        柳思烟左手旁正是她的女儿顾轻茉,排行老七,十五岁刚过及笄,婷婷袅袅,长相随了柳姨娘五六分,小脸娇媚,只是少了柳姨娘身上的风尘之气。

        “小主子,有人来了,”觅言透过门缝看着慢慢走近的三人。

        刚说完,三人直接推门而入,外面的寒气涌入屋子里,南灼华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皱了下小眉头。

        江姨娘高抬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我们冒着寒天雪地来看望你,也不知道出来迎接我们,九小姐真是好大架子。”

        这副语气,一听便知,来者不善。

        “你们是谁?是我让你们来看我了?”南灼华不客气回怼,摘掉头上的兜帽,昏暗的光线下,精致的眉眼分明,小脸不过巴掌大。

        柳姨娘笑,甩了一下手上的帕子,捏着嗓子阴里阴气:“忘给九小姐介绍了,我是府上的柳姨娘,这两位是江姨娘和七小姐,听闻九小姐回府,我们便高兴的来看看您,看来九小姐不欢迎我们,是我们自作多情了呢。”

        顾轻茉拿眼上下打量南灼华,眸光生妒,没想到这小蹄子长得这般好看,身上的衣物虽简单,布料都是上等极品,做工精致,她在府上的几个儿女中,虽说也得顾致安宠爱,却从来没享用过这么好的待遇。

        她出口便是冷嘲热讽:“我跟姨娘来看你,是看的起你,别不知好歹,别以为自己是府上嫡出九小姐就了不起,你那母亲早就死了,如今这府上你只有个九小姐的头衔,你还算个什么东西?”

        这女人真是比那老妖婆嘴里放的屁还臭!

        南灼华向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也不会惯着她,“我是月牙儿的徒弟,皇上钦封的宜光郡主,”眼尾上牵,眼角染了邪慧,“我还是你小姑奶奶,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顾轻茉怒,却被堵得哑口无言。

        柳思烟阴阳怪气笑道:“九小姐小小年纪,真是生了一副伶牙俐齿的小嘴,轻茉是你七姐姐,你这般讲话没大没小,可是在皇宫国师大人没找人教你礼数吗?”

        柳姨娘可最会含沙射影了,她这话的意思就是暗里在说南灼华没教养。

        旁边的江姨娘哂笑:“不过是一个四岁多的小丫头,柳妹妹同她浪费那么多口舌有何用,她能听懂什么,日后在府上不听话,直接修理她一顿就行了。”

        顾轻茉趾高气扬附和:“就是,江姨娘说的对,直接教训她一顿多省事,反正她现在在我们府上,又没人给她撑腰,是死是活谁管她。”

        南灼华冷眼相看,这一家人的嘴脸她心里一清二楚,他们都不喜欢她,甚至恨不得她去死。

        若他们敢欺负她,她就礼尚往来,反正月牙儿说了,欺负她的人就要加倍还给他。

        要让他们知道,她年龄虽小,但脾气可不小。

        顾轻茉在屋子里转悠,左瞅右看,当她看见旁边的包袱,直接伸手打开,里面是南灼华的几件衣服,做工面料都是极好。

        顾轻茉翻看两眼放下了,若不是她穿不上,她就直接占为己有了。

        包袱里面还有几件发饰,顾轻茉眼神一亮,眼底贪婪之色,毫不客气的拿起一支她看上的步摇戴到自己头上。

        雾语看着顾轻茉贪婪的嘴脸,眼底生寒。

        揽月宫里南灼华的发饰很多,各个华美精贵,都是云染月替南灼华打造的。

        雾语知道南灼华一般很少绾发梳头,也不喜欢头上戴着这些几分沉重的发饰,她在收拾行礼时随便拿了几件,以防日后需要。

        顾轻茉一个荣国公府小姐,虽是庶出,性子却是小家子气,生性善妒,喜欢攀比,见不得别人的东西比她好。

        这一点顾轻茉随了柳姨娘,毕竟柳姨娘是风尘女子出身,在窑子里跟女人争风吃醋是常有的事儿,就算现在身份比以前高贵了,骨子里的小家子气还是改不了。

        顾轻茉戴着步摇在柳思烟眼前炫耀:“姨娘,你看这步摇我戴着合适不合适?”

        柳思烟一看她头上的那支步摇,美眸惊叹,她当上荣国公府姨娘后,顾致安对她百般疼爱,那些金银首饰没少给她送,但般精美的步摇,她还是第一次见,比那王孙贵族的千金戴的步摇都好看。

        她捂嘴娇笑,夸赞:“合适合适,茉儿戴上这步摇越发漂亮了,这步摇最合适你戴了,简直是为你量身打造。”

        顾轻茉拉着她手:“姨娘,这里还有几件适合你戴的簪花,过来看看。”

        柳姨娘欣喜不已:“哪里哪里,戴给姨娘瞧瞧。”

        母女俩土匪似的,盯上了南灼华的几件发饰,直接不客气的全戴在自己头上,在铜镜前照来照去。

        顾轻茉觉得戴着甚是满意,转头对南灼华道:“你这些发饰我戴着很合适,反正你现在也用不着,我就先拿走戴了。”

        觅言无语至极,早就看不惯她的作为,这母女俩真当她们是摆设,在她们面前为所欲为,翻了个白眼:“我们小主子的东西凭什么你说拿走就拿走?”

        顾轻茉轻扬下巴,振振有词:“我是她七姐姐,拿她几件首饰不应该吗。”

        瞧瞧这话说的,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