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020:兴师问罪(加更,中秋快乐妞们~)

020:兴师问罪(加更,中秋快乐妞们~)

        羞花跳到桌子上,舔舐着自己的爪子清理,王者般蔑视下面三位狼狈不堪的女人。

        哼,跟它猫爷斗架,太嫩!

        它可是打遍方圆几百里的猫,它可是猫王!

        南灼华坐下,撸着羞花柔软的长毛:“七姐姐和两位姨娘,感觉如何?可是还觉得我好欺负?”

        “小贱蹄子,你敢让只畜生来欺负我们,你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顾轻茉怒瞪双眼,语气凶狠,披头散发如鬼魅。

        “七姐姐还真是嘴硬呢,”南灼托腮,甚是天真模样:“要不,我让羞花再陪七姐姐玩会儿?”

        “喵,”羞花摩拳擦掌,蠢蠢yu动了。

        “你、你别过来,”顾轻茉双眸惊恐,身子往后退,她紧紧抱着柳姨娘的胳膊,含着哭腔:“姨娘,救我。”

        柳姨娘同样惶恐,这猫儿方才已经给她们留下了阴影,她可不想再被这畜生折磨一次,她壮着气势色厉内荏:“九小姐,你这般对待我们,就不怕老爷责骂你?”

        南灼华撇嘴,不甚在意:“我若是怕,就不是你小姑奶奶了。”

        景泽那小兔崽子她都不怕,还会怕顾致安那老东西?

        柳姨娘顿时有些后悔来找南灼华麻烦,她现在知道了,别看南灼华年龄小,却是极其难对付。

        眼看这招不行,柳姨娘转动眼珠子,又换了一副脸面,眼含泪珠,低声下气求饶:“九小姐,我们错了,这都是夫人的主意,是她让我们以看望你为由故意来找你麻烦的,都怪我们听从她的话,求求你放我们走吧。”

        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只想逃离这里,也不惜拉沈惜茹下水垫背,反正沈惜茹让她们来找南灼华也是不怀好意。

        又是那老妖婆,真是烦人的很!

        “放你们走可以,”南灼华道:“但你们乖乖听话哦,再有下次,我就不让羞花陪你们玩了,让觅言姐姐和雾语姐姐陪你们玩,她们可是比羞花还厉害呢。”

        “是是是,我们再也不敢来找九小姐麻烦了,”柳姨娘点头如捣蒜,立马应下,她真是一会儿都不想在这屋子里待了。

        “觅言姐姐,”南灼华给守在门口的觅言颔首。

        “是,小主子。”

        觅言点头,离开门口,柳姨娘和顾轻茉互相搀扶着夺门而逃,身后江姨娘也跟着连滚带爬的逃出屋子。

        走到院外,柳姨娘回头,眯着眸子看着南灼华紧关的木门,眼底荡开阴厉之色,她咬牙:“走,找老爷去!”

        屋内,觅言面色担忧:“小主子,奴婢觉得这三个女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小主子,用不用奴婢直接把她们......”雾语寒着眸子,做个抹脖子的动作。

        雾语向来人狠话不多,更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能跟人动手她从来不跟人动嘴。

        南灼华捧着小脸摇摇头,“取她们性命很简单,不过这样就不好玩了,日后我们在这府上也会少了很多乐趣,她们喜欢找我们玩,我们就好好逗逗她们。”

        既然有人喜欢陪她们玩,何乐而不为呢?

        她笑语嫣然回眸:“有雾语姐姐和觅言姐姐在,我相信她们欺负不了我。”

        觅言欣慰一笑,能被小主子信任的感觉真好。

        她和南灼华只有一两天的相处,眼前这个只有四岁多的小姑娘,比同龄人心思敏感成熟,身上给人看不穿摸不透的感觉,她什么都不讲,但她心里什么都清楚,遇事看的很通透。

        南灼华蹲下身子,看着碎了一地的酒坛子,眼底隐隐落寞。

        破碎的瓷片里面残留着几滴美酒,南灼华食指沾了下,放在嘴里嘬两口,默默轻语:“好好喝呢,月牙儿说,不开心的时候喝上一口,可我现在一点都不开心......”

        可酒已经没了,怎么办好呢

        她抱着双膝蹲着,小脸放在膝盖上,嗓音有些暗哑,闷闷的,“夭夭想月牙儿了呢。”

        她从小在月牙儿身边长大,从来没离开过他,以前在揽月宫,他都很少让她出来玩,这次离开这么长时间,月牙儿会不会想她......

        雾语和觅言相视,皆从各自的眸中看到了心酸及心疼。

        雾语这般冷硬的女子,也难得动容。

        小主子才四岁多,母亲死的早,父亲不待见,府上的姨娘和兄弟姐妹各个如豺狼虎豹,与她处处针对,恨不得要她命。

        庆幸的是,她身后还有国师大人护着她,若不然,这荣国公府难有她一分立足之地。

        羞花趴在桌子上看着地上的碎瓷片,闻着满屋的酒香,抑郁着一张猫脸。

        娘的,到嘴的美酒没了。

        后悔方才没在那老娘们身上多来几爪子了,下次一定得补上。

        ......

        申时,雪意渐收,地面已经积了几尺深的厚雪。

        觅言和雾语两人收拾好地上的狼藉,又将内室给打扫一遍,给床塌铺上褥子。

        “九小姐,”门外,是徐管家的声音。

        觅言开门,请徐管家进屋,“徐伯,外面天寒,有事进屋子里说吧。”

        “谢觅言姑娘,”徐管家拍打一下身上的落雪,拘谨身子进了屋:“九小姐,老爷让您去一趟大堂。”

        南灼华扬了一下浅眉,面不改色,似是已经知道顾致安找她何事。

        雾语眸子一沉,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冷声:“他可有说什么事?”

        徐管家沉吟:“这......老爷倒是没说,不过,府上两位姨娘和七小姐都在,而且、老爷面色不太好。”

        果然,不用猜便知,兴师问罪来了。

        觅言恨声:“那三个女人真不该轻易的放过她们,早知道这样,方才就该好好折磨折磨她们。”

        她就知道,这三个女人不会那么老实本分,果然还是去找顾致安告状了。

        雾语放下手上的活,“小主子,奴婢陪你一块儿去。”

        南灼华点头。

        徐管家插话:“老爷说,只让九小姐一个人前去。”

        觅言冷笑一声,让小主子一个人去,不让她们姐妹俩去?

        顾致安这只老狐狸的心思怎么瞒过她们?他知道她俩有功夫在身,怕是去了奈何不了小主子,让小主子独自去,这是铁定的要找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