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番外十三:读心术

番外十三:读心术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阳缺,一朝悲欢离合。”

        ——《用情至深》

        萧烬燃知道玉九卿的脾性不好,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惹烦他了,他可是什么事情都能的干出来。

        萧烬燃想着能让玉九卿动情的人是谁,虽然心里想到了阿酒那张小脸,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玉九卿懒懒抬眸:“阿酒在哪?”

        “阿酒是谁?我不认识,”萧烬燃淡声。

        眼前一晃,玉九卿便瞬移他面前,手里的剑指着他,眉间冷燥不耐:“别跟我装,她在哪儿?”

        看着指在眼前的剑刃,萧烬燃不动分毫:“这般在乎她,看来她还真是让你动情的人,”摇头冷笑一声,轻啧:“玉九卿,你真是越活越禽兽了,一个小丫头你都敢下手。”

        玉九卿不怒反笑:“我再禽兽,好歹专一,也好过你风流滥情。”

        萧烬燃脸色瞬间阴沉,玉九卿这不轻不重的一句话直戳他伤口。

        当年他是一国皇上,后宫自然少不了女人,但也没玉九卿说的那么滥情。

        身为皇上,自是少不了传宗接代,他跟那些女人也都有过夫妻之实,但都没动过真情,他唯一动情的,只有温念软。

        萧烬燃沉着脸冷笑:“那小丫头和软软那般相像,不如我就把她留在身边好了。”

        “萧烬燃,你找死!”

        玉九卿眯起的眼眸乍然凌厉,手中的剑刺近几分,萧烬燃侧身避过,玉九卿手下不留情,招招刺向他的要害。

        萧烬燃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两人的功力皆是深厚,强大气息掀起周围狂风大作,很多毒物都被他俩逼的退避三舍。

        “卿卿。”

        前面,阿酒迈着小短腿正朝着这边跑来,脸上止不住的高兴激动。

        方才萧烬燃出来的时候没有关结界,阿酒迟迟不见他回来,便坐不住出来看看,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动静,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一眼就看出那身穿绯衣的人儿就是她的卿卿。

        听到阿酒的声音,打斗中的两人也停了手。

        玉九卿慌忙飞身到阿酒跟前,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伤。

        当他知道阿酒可能来虚谷的时候,整颗心都揪的生疼,比噬心之痛还要疼。

        阿酒红着眼眶,眸子凝着泪珠:“卿卿,你怎么才来找我。”

        “抱歉,是我来晚了。”玉九卿嗓音柔到极致。

        这是活了二百多年,高傲如他,第一次跟人道歉,第一次用这般温柔的语气跟人说话。

        阿酒吸吸小鼻子,甚是委屈:“要不是萧叔叔救了我,我就再难见到卿卿了。”

        玉九卿睨了一眼萧烬燃,相比方才脸色要好许多。

        他轻柔擦拭着阿酒湿润的眼角,柔声:“乖,我带你回去。”

        一声“乖,”叫的阿酒心尖麻麻的,她依偎在玉九卿怀里,撒娇道:“卿卿再叫一声。”

        “乖,”他轻笑。

        “真好听,”阿酒的心情立马舒畅起来,“卿卿以后就这样唤我好不好,我喜欢你这样唤我。”

        小姑娘软软的央求,玉九卿自然不忍心拒绝,他应声:“好。”

        阿酒心花怒放,轻轻吻了一下玉九卿的下巴。

        痒痒的,痒到他的心尖上。

        玉九卿抱着她起身,阿酒对萧烬燃笑眯眯道:“谢谢萧叔叔,我要跟卿卿回去了。”

        萧烬燃挑眉戏言:“要不要跟我一起留在这里,我可以教你好多好玩的东西。”

        阿酒看着他,心里肯定想着不要,除了卿卿,她谁都不会跟他在一起。

        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萧烬燃笑言:“看来你心里最喜欢的还是玉九卿。”

        阿酒眨眨眼,知道他能看穿她的心思。

        玉九卿睨了眼萧烬燃那双深邃眼眸,轻捏着阿酒的下巴让她转过脸,对她道:“别看他的眼睛。”

        阿酒回眸疑惑:“他的眼睛有问题吗?”

        玉九卿道:“与他对视,他能看穿你心中所想,他会读心术。”

        阿酒明悟,萧叔叔果然会读心术,怪不得对她了解那么多。

        她问玉九卿:“那他看你的眼睛,能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吗?”

        玉九卿笑:“不能,因为我功力深厚,对他的读心术免疫。”

        二百多年前,与萧烬燃初相识的时候,他的读心术对他都没用。

        他转眸看向萧烬燃,又换了一副冷脸:“阿酒是阿酒,温念软是温念软,即便长的再相似,也不是同一人。”

        这句话,算是在给萧烬燃提醒着什么。

        萧烬燃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道:“软软在我心里无可代替。”

        “要是以前你有这种觉悟,温念软也不会很云辰安双宿双飞了,”玉九卿轻哼,忍不住挖苦他一句。

        萧烬燃慢悠悠道:“要是他们两人不在一起,现在也不会有你的阿酒了。”

        “......”

        玉九卿语塞。

        不得不承认,这厮确实说的有理。

        他不欲再搭理萧烬燃,转身就走,萧烬燃却问:“玉九情近来怎样?”

        刚走两步的玉九卿停步,不冷不热回答:“她很好。”

        “那便好,”萧烬燃淡淡应声,“回去带我向她问声好。”

        当初,若不是玉九情救他一命,他也不会活到现在。

        玉九卿没应声,抬步就走。

        阿酒朝萧烬燃挥挥手,笑脸明丽:“萧叔叔再见,我住在遥华宫,有空可以去找我玩儿......啊!”

        话音未落,玉九卿就轻掐了一下她腰间的软肉,痒的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萧烬燃对她摆摆手,含笑:“好,我有空去找你玩儿。”

        玉九卿回眸瞪了他一眼,抱着阿酒立马飞身离开。

        等两人出了虚谷,已经天暗,玉九卿带着阿酒没有回玉棠山,而是送她回遥华宫。

        虽说阿酒每天都会到玉棠山找玉九卿,但下午的时候也会准时回去,若是她长时间不回去,南灼华和云染月肯定会担心找过来。

        在阿酒没长大之前,他不想与这两位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再见面。

        每次和云染月见面,两人之间都弥漫着无形的火药味。

        玉九卿回到玉棠山的时候,俊脸面无表情,眼梢染着几许冷意。

        玲珑垂着眸,不敢抬头看他。

        玉九卿进屋,撩起衣摆坐在倚子上,修长的右腿搭左腿上,脚尖轻轻摇晃。

        “玲珑,过来。”

        淡淡一声,听不出任何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