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 第七百六十五章:韩星的死局(4K)

第七百六十五章:韩星的死局(4K)

        “云锦显示面板是我们半导体部门下属某实验室的产品,其实该产品的负责人在十年前就已经有相关论文产出,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太多资源,并且前几年国内的半导体加工和材料研发行业的境况并不好,所以我昨天在知道实验已经到关键环节的时候,便赶了过去。

        这这里,我也要对大家说一声抱歉,由于实验项目的保密等级极高,所以我的不辞而别肯定给大家带来了很多麻烦。

        还希望大家能够原谅。”

        顾青的道歉,让会议室的氛围一瞬间松缓了许多。

        特别是当比亚迪、夏为、京北方这些企业的高层看到云锦在飘动中播放高清电影的时候,没一个人有心思去责怪顾青浪费大家一整天的时间。

        京北方的总裁将云锦显示面板放到手中,右手轻轻拉动,感觉到在指尖摩擦的那柔软质感,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飞入云端一般。

        细腻的画质、超强的塑形和柔韧,甚至就连喇叭都升级成了纳米器件,京北方如果能接手这个技术的话……

        “顾总,我们京北方可以代工云锦显示面板吗?”

        作为一个生产者,京北方高层根本就不担心这种特殊显示面板的市场需求问题。

        而且环顾四周,在场有能力和京北方竞争这个工艺的企业,也不是没有。

        正在整合九州科技部分半导体产业的燧人公司、前阵子刚把外资踢出去的华星光电,这些都是对手。

        而夏为、夏兴这些终端产品厂商高层,此时也是内心起伏不定。

        柔软如同布料的显示面板,能够给自家产品带来太多的设计空间了。

        一个曲面屏和折叠屏,让夏为站稳了高端旗舰市场的地位。

        而现在,这像布料一般柔软的屏幕,势必会带来新的市场洗牌。

        看着这个显示面板,那几乎就代表了未来数年内的科技潮流、现金、用户、市场地位……

        面对这些企业高层灼热的目光,顾青没有想当谜语人的意思。

        “该项技术成果需要完整的产业链和诸多特殊设备,所以短时间内,我们只有工程实验的成品,预计在第三季度结束的时候,会有一百平方米的产出。

        在座的伙伴们,如果有相关合作的意向,可以向我司总裁办提出申请,调查审核通过后,可以在本季度获得样品和接口授权。

        体验过产品之后,我们就可以谈技术授权和生产代工授权的事了。”

        很罕见,顾青并没有把新产品的第一代产能抓在手里,而是选择了放手,让友商进行生产。

        这让京北方的总裁突然就有些踌躇了。

        是产品有问题,还是生产技术有缺陷?这年轻人居然这么大方?

        只不过,这京北方高层们还没想多久,就有人直接表态了。

        “没问题,我们燧人公司会在第一时间申请,我司正在加大科技研发和工业生产的投入,此次云锦显示面板的加入,一定会让我司的产品在国内外获得更多的用户好评,也将让我司的科技产品,引领下个时代。”

        人群中,董琦侃侃而谈,让不少人企业高层眼神一跳。

        谁到知道燧人公司和九州科技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但你董琦这么搞,真要是让你独享这个产品技术,大家的业务还怎么发展?

        此时此刻,攻略韩星市场与取得云锦的生产工艺授权,成了所有人甜蜜的烦恼。

        而夏为、夏兴、大疆、海弍这些企业的高层,则是看着一众供应商在那里疯狂扯皮的同时,思考着自家企业什么时候能拿到云锦显示面板代工厂的生产份额。

        当天下午,大夏几大科技企业内部的产品开发部门、产品设计部门、产品应用这些相关部门都紧锣密鼓的召开了保密会议。

        在看到云锦显示面板成品的视频演示后,一个个担子被分配下去,让无数工程师、设计师如痴如醉的开始夜以继日的加班干活。

        搞得大米、某想这些非核心合作伙伴的企业高层们,那是一头雾水,又心中好奇。

        这几家对头,突然搞这种秘密大动作,是想干嘛?

        对外,京北方、夏为、海弍等企业的解释大致都是:“为了开拓更大的国际市场,所以公司将会在产品研发投入上提高权重。”

        一时间,大夏科技企业又开始新一轮的“画饼”宣发。

        哪怕是根本不知道云锦显示面板消息的其他企业,也是跟着大部队开始画饼。

        当然,有的企业以为是大家为了刺0激消费者,吸引消费者的目光而画饼,有的企业则是真的在行动。

        反馈到市场的反应就是,今年的高校毕业生求职压力轻松了些许,许多大厂和科技企业对工程师、研发人员,甚至是美术设计这些人员的需求都变多了。

        毕竟饼画好了,真什么都不做的话,被媒体曝光出来,会对自家公司的股价有很严重影响。

        而与此同时,作为国际市场之一的高丽,这个郭嘉的消费者们也发现一个“让人开心”的现象。

        往年那些比同行都贵的大夏科技产品,从七月十五号开始做起了疯狂折扣活动。

        据高丽联社新闻网报道,大夏家电企业青岛海尔、夏为、燧人公司,在高丽大型家电超市、全国连锁店推出重磅打折活动,涉嫌市场恶意竞争。

        该报道还举例了不少产品价位,比如海尔新款OLED  屏幕电视在高丽销售的折扣价定为70万韩元,约相当于高丽韩星和LG同等级别电视的一半。

        同时大夏进口高丽的蔬菜、瓜果也开始疯狂打折活动。

        哪怕是行业部门一口一个严禁,协会们一口一个抵制,但在命令还未落实的短期内,高丽消费者们已经疯狂了。

        所有大夏商品被高物价折磨的高丽民众们一扫而空,甚至就连海弍这几年卖得不好的智能马桶,都卖断了货。

        而比亚迪、五菱这些车企也不知道是走的哪门子的路,硬是也混进了高丽市场。

        五菱迷你小车车的身影,开始在高丽狭窄的街道上穿梭。比亚迪新能源车的充电桩,也开始在高档小区和某些公共区域出现。

        高丽民众突然就发现,不去买那些“高端产品、西方有机蔬菜”,自己买卖大夏商品,吃进口自大夏的泡菜,也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高丽财阀们一边和大夏企业争锋相对,一边又捏着鼻子、低着头,在西方资本面前唯唯诺诺,想把大夏产品全部踢出自家的后花园。

        但是看看以前签合约的天价违约金,心中比吃了奥利给还恶心。

        高丽韩星电子在长达半个月的呼叫九州霸霸行动失败后,也开始面临极为苦痛的局面。

        “我们,我们可能要完了……”

        一位韩星高管在挂掉国际长途后,抓着自己本就不茂密的头发,压抑着自己心情,对身旁的同事哀嚎道。

        面对同事和其他高管疑惑、愤怒的目光,这位地中海高管,语气艰难说道:“高通给我们下的芯片订单,工厂短期内还是无法恢复生产,按照合约,我们需要赔偿高通十亿美金,甚至更多……

        除此之外,还有,还有现代汽车的芯片订单、大夏大米这些企业的显示面板订单、粗略估算,我们需要赔偿的金额已经超过了一百亿美金。”

        违约赔偿?

        一百亿美金?

        或许是因为这个数字太过庞大,会议室里的韩星电子高层们面面相觑,硬是在数秒内没人发声。

        李栽绒的脑子那是瞬间宕机。

        违约金这么多吗?!高通居然没有宽限?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韩星电子的高层们还在震惊于这个数字的时候,李栽绒的助理进入了会议室。

        “这是我们取得的大夏某企业前段时间的保密项目部分内容。”

        李栽绒拿过助理递来的平板,仅仅是看了一分钟,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掌门人!”

        “叫医生!”

        韩星电子高层会议室瞬间乱作一团。

        在一番混乱之后,李栽绒总算清醒过来,随后,他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站起身,朗声说道:“大夏九州科技是我们最坚定的技术合作企业,我们需要解决之前发生的误会!

        而高通这些企业的订单,请诸位将工厂实际遇到的难处一一对他们进行解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们韩星电子会尽快复工,至于违约金赔偿问题,我想他们都不会希望我们韩星电子破产,毕竟半导体产业的关联性极大,他们哪怕拿到了抵押资产,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也不知道在这短暂的昏迷中,李栽绒经历了什么。

        但此时此刻,站在主位上,他镇定且睿智的表现,还真让韩星电子的高层们安静了下来。

        而在会议结束后。

        “很抱歉,贵司没有解决技术盗窃和违规使用的问题前,我司不会为贵司解开设备锁与软件锁定。

        详细情况可咨询九州科技法务部第九组,贵司是否需要对接?”

        大夏普通话自话筒里传出来,哪怕是九州科技的前海外核心合作伙伴企业,也没有翻译服务。

        而且九州科技总裁办直接把法务部给搬了出来,实在是让电话这头的李栽绒感觉到无奈和愤怒。

        “西八!!!”

        在愤怒中,他很想立马和华尔街以及青瓦台联手搞死这个大夏企业。

        但仅存的理智却告诉他,如果韩星电子真的搞鱼死网破,他所犯下的罪行,在没有韩星电子这个庞然大物的保护下,恐怕今天韩星电子破产,明天自己就会进局子等法庭传唤。

        就像一只舔狗,韩星电子一边应付着其他企业急迫的订单催促,一边恳求、跪求着九州科技的原谅。

        至于技术和专利以及设备的问题,这没办法解决。

        因为韩星电子也不可能现在就跑到美利坚的几个超级实验室去拿回那些设备,而且就算是这些实验室愿意给,但是那些设备有很多都已经自毁损坏……

        一个死结,系在了韩星电子的脖颈上,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订单企业的要求,这个死结会越来越紧,直至韩星电子破产。

        当韩星电子得到了关于云锦显示面板的边边角角消息后,太平洋对岸的科技企业们,也有人拿到了这些似是而非的消息。

        库可就是其中之一。

        “一种可以当做布料的显示面板?就像是霓虹灯带编制的布料吗?只不过是把显示设备做得更微小罢了。或许在表演和某些大型舞台上能用吧。

        这些大夏企业可真有钱,这种项目都不放过。”

        在吐槽了几句之后,平果会议室内某位金发碧眼的高层就一脸傲气的说道:“韩星电子用这种消息来恳请我们拖延交货期?他李栽绒是觉得我们平果订单不重要吗?”

        “YE,我们的产品在西方和大夏还有很多市场用户,如果不是韩星电子有不错OLED  屏幕生产技术,我们不会将新款苹果的显示屏订单给他们。

        而他们现在停止供货,我们九月的新品发布会如何召开?销售渠道如何拿到产品?其他供应商的产品都到了,就他韩星特殊?!

        必须要惩罚他们!”

        在愤怒之中,也有人理智的分析道:“韩星电子目前正在与九州科技协商技术授权问题,如果这个大问题没有解决,韩星电子的许多工厂都无法0正常运行,我们一味地催促其实并没有用,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帮助还行电子度过这个难关。

        甚至是以此为跳板,让韩星电子拿到九州科技最新的OLED  屏幕技术,并且承诺将最好的产能提供给我们。”

        “如果不是京北方不给我们供货,我们何必需要帮韩星?”

        “不如我们答应九州科技的条件吧,这样就可以拿到京北方的新屏幕产能了。”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话,平果会议室现场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库可也是一脸凝重且纠结的思考着这个提议。

        他对众人缓缓说道:“九州科技的条件很苛刻,但其实,如果我们能够选择性的接受一部分条件,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