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小说

首页 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字:
关灯 护眼
635小说 > 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 你不要过来啊(16)

你不要过来啊(16)

        ‘阮绵’看向讲台上俊美温润、学识渊博的男人,眸光亮了亮。

        肖司、肖教授,‘阮绵’记得他年纪虽轻,但能力十分卓绝,只看他年纪未满三十,就已经是天空大学临床心理学的副教授就可知了。

        她记得肖教授的家世也十分优越,只是从前,他算是跟她父亲是一辈人,因此,‘阮绵’才在他身上投注注意力。

        她从前可是很有原则的呢!

        可惜……

        ‘阮绵’眼底染上一点冷色,若非简雾这个“贱民”。

        所以,简雾坏她的原则,她报复回去也理所当然是不是?

        ‘阮绵’倏而对台上的肖教授眉眼一弯,笑靥如花,又乖巧无比,如同一个青涩少女对于厉害可靠的师长崇拜又依赖。

        少女就像是一个发光体,无论她到哪儿,总能吸引别人的视线。

        讲台上的温润男子微微怔了一下,也对她轻轻颔首,是长辈对晚辈的回应,显然是没多想什么的。

        可那怎么行呢?肖-教-授!

        ‘阮绵’心脏砰砰直跳,有点遗憾自己怎么现在才发现她的教授如此令人怦然心动呢?

        看着他穿着一丝不苟的白大褂,‘阮绵’笑容愈发清纯美好了。

        这些克制禁欲的男人,总是叫人着迷,想看他为自己疯狂的样子。

        陆霁是,肖司也是。

        ‘阮绵’垂眸轻笑,她真的很期待呢。

        阮绵:“……”

        救命!

        达咩!

        真的达咩!

        阮绵简直要疯了,她就两条腿啊,到底要怎么劈叉,才能搞定这么多感情问题?

        啊啊啊啊,为什么她就是没办法控制身体?

        阮绵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不停地作死,灵魂都快崩溃了。

        系统,救命!

        系统:救不了!

        阮绵:“……”

        系统:这就是你崩人设的代价之一,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即便你做好了接受惩罚,但剧情依旧不可改动,这些剧情已经成为这个副本世界的规则了。

        所以,她的反抗毫无意义,只能让自己受伤罢了。

        阮绵沉默了。

        不反抗就要让她心安理得地伤害无辜之人吗?

        系统想说简雾可不是什么无辜之人?

        但,它同样受限规则,也什么都不能说。

        系统只能再次无奈提醒:简雾死亡,使整个副本灵异化是绝对必然的,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它想了想:宿主可以把自己当成别人渡劫的磨刀石,简雾想要得到力量摆脱命运总也要付出代价的,你可以将她灵异化当成飞升,这样是不是心理好接受多了。

        阮绵唇角直抽抽:并没有,谢谢!

        更何况,磨刀石的下场总是格外凄惨好不好?

        系统:……反正你接的是虐文剧本,那被男主虐,还是被男主鬼虐,这有什么区别吗?

        阮绵大声反驳:区别可大了。

        系统:哦,你怕鬼!

        阮绵:“……”

        系统:总之,你不好好走人设剧情,那以后就会这样,你成了一具提线傀儡,这个世界的规则会帮你走,而你只能看着。

        那么,如果她被控制了,那她将失去所有主动权,再无法在副本灵异化前这段安全世间做任何事情。

        如此,等到简雾成为邪灵大BOSS,等待她的只有任务失败和死亡。

        阮绵瞬间颓了。

        无论主动被动,等待她的都是悬崖绝地,几乎看不到生路。

        只是,她更不喜欢被人当成提线木偶。

        系统又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再说了,这个副本的死亡也不是简单的身体死亡,结局如何,谁知道呢?

        这是一个前面剧情被写定,无可更改,但结局却开放的世界呢,端看她怎么把握了。

        阮绵:嗯?嗯?嗯?

        系统却已经不再多说了。

        阮绵也没问,心情沉得不行。

        但她似乎也别无选择了。

        所以,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阮绵抬头看向正在讲课的年轻教授,他声音极为好听,优雅温和,令人如沐春风,学识渊博又不古板,轻易就将晦涩难懂的知识点分解拆开,化为他们都能接受的内容,言语精炼又不失幽默。

        这样的一位老师,哪个学生能不喜欢?

        再加上他气度容貌,简直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男神。

        但他是老师,是长辈啊!

        想到自己要对他下手,阮绵崩溃,罪恶感爆棚。

        简雾、陆霁、肖教授,他们何其无辜,要遭受‘阮绵’的毒手。

        丫的,她去跟顾邪互相祸害不好吗?

        可她不做,有那莫名的规则牵着她去做。

        下课铃声响起,阮绵就这么看着自己拿着课本,带着青涩美好的笑容走向肖教授,甜美的嗓音不掩饰的崇拜。

        “老师,请您等一下可以吗?”

        阮绵:雅蠛蝶啊!

        本打算离开课室的肖教授听到声音后脚步停下,转头看向少女,温润俊美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温声地问:“怎么了?阮绵。”